导航栏目
网站首页 - 详细资料
专访廖国勤:润滑油选择合适即最

    2010年11月17日,我国首部系统指导商用车润滑产品使用的《商用车润滑导则》在北京正式发布。中国石油昆仑润滑油总经理廖国勤出席发布会并接受了网易汽车的专访,以下为专访实录。 

中国润滑油行业浪费巨大 

记者:在全合成润滑油使用量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对于非自然油提炼的这一块您有没有什么新的意见?另外回收油体系是有他自己灰色运行的规则,您怎么看待? 

廖国勤:其实这个废油回收我们了关注五六年,用废的润滑油方式各种各样,从节能环保角度看,爱护环境角度看,废润滑油回收是一条路。但是废润滑油回收非常有难度,因为这个润滑油是非常零散的,每个换油点都有一些废品产生,因为比较零散,所以造成回收难度比较大,投入也比较大。我觉得废润滑油回收某种程度上有公益性,如果要做这个需要用做公益的心态投入。另外,现在回收油,特别是废润滑油产品,作为一个假冒伪劣产品的源头也在泛滥。 

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作为润滑国家队有责任做这个事情,所以五六年前我们开始做回收尝试,我们也有一个专门课题在做。现在技术可行性是没有问题的,也做了一部分尝试。可能我们会先从工业用油开始,因为它相对比较集中,收集废油的难度相对小一些。汽车行业费油回收比较难,因为太零散了,我觉得首先得有点法规来鼓励这个事情,有点政策,有点法规,像现在很多环保其实都有公益性,环保也是需要投入的,现在这个很零散的汽车换油,特别大卡车,路边开一个店就换油的那种,这种究竟什么好的方式可以回收回来?然后分级分类的利用起来,实现整个能源的充分循环利用,确实是需要投入的。 

对于废油回收,第一技术上没有问题,我们可以做。第二我们想在工业用油上先开始做。第三,我们寄希望于国家对润滑油质量监控进一步严格。因为润滑油假冒是很严重的社会问题。回收油的很大一部分都流入假冒市场。所以这方面能卡住的话,也有助于我们做这个事情。你看中国GDP只占了世界7%,但是润滑油使用却占11%到13%,这其中废油没有得到合理循环利用是一个浪费的重要原因。所以我们下一个十年,中国在废油回收,特别现在大家对环保呼声这么高,国家法律法规日益严格,在这种压力下,废油回收利用可能会比前一个十年更受重视。但是难度就在于废油是分散的,收集的确比较困难。轿车和卡车用油一年加起来300万吨吧,所以这部分其实是给环境带来问题是比较大的。 

记 者:那除了您刚才提到的旧油回收之外,还有哪些措施可以降低这种浪费? 

廖国勤:太多了,第一你要选合适的油,你看我们为什么做这个润滑导则,什么样的发动机应该选什么样的油,这个除了对车好之外,对减少油耗也是有好处的,可能你用差点的油只能到5000公里,但是你用好油就能到一两万公里。
    第二,随着润滑油行业的技术进步,跟发动机贴合的越来越密切,本身技术上具备的能力就也把这个换油周期延长了。质量优异的变速箱油,你装进变速箱以后基本不需要换,一直到这个车用报废为止,你想这个多好,这个实际是通过润滑技术本身的升级换代实现的。国外润滑油浪费比中国少,最主要的就是这两点,第一,合理润滑,第二通过润滑技术进步尽量减少润滑油资源消耗,让消耗有限。
    润滑油的选择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记者:现在尤其以日系厂商为主的厂商都是五千公里换油,尤其是这两年的新消费群体,可能4S店说什么就什么,比如东风日产用的全是OEM的油,而长城的油一万五千公里都没有问题的,但是4S店就是五千公里更换,我不知道您如何看待这个情况?
    廖国勤:用油里程的事,我觉得这个有赖于汽车消费者本身的成熟,你跟车比,油本身的价格,跟一个车的价格比,那肯定是油便宜多了,这样下来,作为一个消费者,不太了解这个润滑本身,这种节约资源概念也不是太强烈的,肯定4S店说换就换,毕竟车要紧,这个需要社会各个方面努力。
    我们是在尽最大努力从各个通道告诉大家合理润滑,其中就包括什么时候换油合理。我们昆仑的汽油机油,行车试验到两万多公里也没有问题,行车试验要做跟踪监测,你要看里头磨下来的金属含量、油品粘度变化等等,都要看的,延长换油期这个理念,我们需要从各个角度,渗入到消费者理念当中去。中国车的消费者是一个正在成长的消费群体,消费理念也会逐步理性,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越来越多的人觉悟到,换油期其实是可以长的,五千公里,两万公里,对发动机的保护都是一样的,而且随着资源的越来越少,大家现在都嫌油贵,延长换油期对消费者还是有利的。这时候各个方面弄上去,那时候像我们这样,以技术领先为己任的企业就应该呼吁了。我觉得随着消费者慢慢对润滑知识的了解就会好,这有一个过程。
    记者:现在我们对汽车行业的判断是电动车早晚会成为一个趋势,而润滑油的使用量可能会大幅度减少,不知道对于这个行业的大方向您有一个判断没有?
    廖国勤:电动车也会用油,我们润滑油有润滑油的定义,只要有摩擦,有两个界面摩擦的地方一定要润滑,只不过用的多少而已。像电动车的这个,我们国家呼声比较高,可能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电池这些比较关键的上面。其实我们在润滑油方面也在做一些准备。
    我举一个反的例子,你可能会觉得不会用润滑油的地方,就是高铁,我国现在高铁投资比较大,到处都在建高铁,高铁那个轴承磨损很快,运行两个月就完了,一开始专家从齿轮材料上找问题,各种对比,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最后问题出现在润滑脂上,因为那个脂的性能要求非常高,挺难弄的。你这个轴承很贵,那个脂不贵,但是脂选不好,你轴承就容易坏,现在我们就在研究那个脂。客观的说,那个脂我们比对一下性能,我们现在的产品也有点差距,但是以我们技术实力能开发。我觉得这个就跟电动车那个有点像,我不怕量少。你说航空用润滑油量大吗?风力发电油量大吗?不大,但是因为润滑油涉及到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只要有技术来做底子,我们有信心做最尖端,技术含量最高的那一块。
    中国燃油有特殊性
    记者:现在像壳牌这些合资厂商,最近疯狂开店,通过这种渠道终端来占领市场,而像昆仑等国内这几个牌子,更多以OEM,跟4S合作来主导市场格局,咱们抛开假油这些东西,您认为未来油品的消费比例是会落在哪?是零售环节?还是4S店?
    廖国勤:你说的壳牌开店主要是乘用车,乘用车用油的零售市场,按照我们的想法,70%-80%的乘用车油是跟4S店,跟OEM在一块儿,20%-30%是零售的。这20%-30%里头壳牌等国外品牌比较多,这是一个市场行为,我认为这也是跟中国汽车工业发展有一点关系,中国汽车工业发展是以德系为主,你没有见着德国品牌有什么终端店,因为他已经通过4S店占领了市场。第二个日系车,他也是通过OEM的。我举这个例子是说我们自己的油,乘用车油客观的说,比跟汽车工业的渊源,我们比不过德系日系,比百年品牌知名度,我们比不过壳牌和嘉实多,我们怎么办?我一直有一句话,以中国的道路、燃油、车况,他有他的特殊性,中国燃油也有特殊性,汽油、柴油都有,你这三个特殊性合起来,谁在中国有能力把这三个因素考虑起来,制造出,设计出对中国的车最合适的这么一个整体解决方案,我认为我们企业是一个,在这个点上,我们靠这个理念成功打入通用、大众、长安、吉利、哈飞,还有很多厂商,但是我们又跟德系跟日系走的路不太一样。
    记者:这次导则主要面对车企和用户,我一直在想,跟用户宣传的时候是怎么营销呢?
    廖国勤:我们要借学会这个平台,比如明年常务理事会,我们打算送给各个车厂,然后给到我们中石油加油站加油的车,这个是一个宣传推广渠道,再有是我们广大经销商体系,包括遍布全国销售代表,这也是宣传渠道,还有媒体的传播渠道等等。通过各种渠道进行宣传和推广,可能今后街边大的换油的地方也有这个润滑导则。我们也在做一些培训,售后技术服务,什么目的也没有,就是把大家召集到一块儿,跟大家讲讲最新的产品,在这些场合也会宣讲润滑导则。利用各种渠道也是要让大家知道润滑导则,知道了才可能用,不知道怎么用呢。但是这个中间车厂起很大的作用。

最新加盟 JOIN US 更多>>
投资加盟 INVESTMENT
加盟支持 SUPPORT